? 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 - 區塊網
歡迎光臨區塊網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“很少半夜3點以前睡覺。”

文 丨 華商韜略 徐艷麗

“在新疆,他們沒有機會了。”孫廣信不假思索地說。

【20年,“看不慣又干不掉”的新疆首富】

2019年10月10日,“2019年胡潤百富榜”發布,新疆廣匯實業投資集團董事長孫廣信以300億人民幣資產位列中國富豪第100名。

他同時還蟬聯了新疆首富和CBA球隊老板首富。

自2000年首次闖入胡潤富豪榜并一舉問鼎西北財富總冠軍后,此后近20年,新疆首富這個位置沒再易過主。

連續3年位列世界500強,名下4家上市公司,員工10.8萬人,總資產2637億,累計營收1.1萬億。

整個西北五省,新疆廣匯集團是綜合實力最強的民企,沒有之一。

這艘龐大商業巨輪的掌舵人、“西部神話”締造者孫廣信,27歲創業,38歲成新疆首富,40歲沖頂中國富豪榜前三甲,55歲帶領一家地方民企殺進世界500強,知命之年成為新疆最傳奇、最氣勢逼人的商人。

說他傳奇,因為其父是早年從山東走西口“盲流”到新疆的修鞋匠,幾位哥哥姐姐最高學歷高中未畢業。

孫廣信年少參軍,27歲晉升軍官,在對越戰場上多次立功后沒能升遷,索性拿著3000塊錢復員費自謀生路。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▲年輕時的孫廣信

說他氣勢逼人,是因為此人轉業后從一文不名的小推銷員做起,步步精準算計、經營吞吃,30年來家業膨脹600多萬倍,陸續在新疆娛樂、地產、能源、汽車、物流等重頭行業形成近乎壟斷性地位,以至于有人稱烏魯木齊市為“廣匯市”,稱孫廣信為西部“商業教父”。

在新疆,廣匯集團以利行四方的千億財富令人欽佩,也以威風八面的資本布局令人生畏。

孫廣信本人更是神秘莫測。

崇拜其商業智慧的人,傳頌著他“一袋馕、一瓶咸菜跋涉10萬公里賣機器”的發家事跡和寫滿20麻袋演算紙的經營智慧;

忌憚其勢力的人對廣匯圈地運動和瘋狂并購心有余悸;最新消息則傳言他的廣匯帝國“千億債務壓頂,陷入危機”……

被傳聞包裹的廣匯與孫廣信,聽起來既是牛人,更是狠人。

【烏魯木齊的肥肉都被一個人吃了?】

“孫廣信有些事情做得過了,前些年就有傳言說限制他出境。還有一次,他在辦公室里遭人綁架被敲了20萬。”[1]一位業內人士曾經對《新財經》雜志如是說。

2002年,孫廣信以6億美元身家登上《福布斯》中國富豪榜第三名。當年的魯冠球、劉永好這些大佬都難望其項背。

次年,新財經雜志以《中國三號富豪孫廣信的財富真相》為題,整版刊發了這位頂級富豪“強勢壟斷”地方產業與關聯交易做高業績所引發的爭議。

究竟是什么樣的商業權勢讓一家民營企業與“壟斷”二字發生關聯、讓一個企業家活在“綁架”傳言中?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▲《新財經》雜志劍指孫廣信

新疆廣匯實業投資集團,“新疆非公有制經濟的一面旗幟”,西北第一個突破千億資產的民營企業標桿。在有關報道中:

它是烏魯木齊第一家卡拉OK、第一家娛樂城、第一家迪斯科舞廳、第一家室內游泳館和保齡球館的引進者,烏市娛樂產業絕對翹楚。

它是新疆第一高樓廣匯大廈的建造者,坐擁烏魯木齊中天廣場、時代廣場等大批城市地標,前后并購近40家國企[1],土地儲備在新疆無人可敵;

最高峰時,廣匯雄霸烏魯木齊60%~70%的房地產市場,當地每5套房產中有3套由廣匯開發。

它是中國第一個在國外擁有油氣資源的民企,雄踞新疆白石湖、黑頂山、淖東、淖西、阿勒安道等五大煤田,旗下油氣勘探面積8000多平方公里(等同于一個蘇州),原油儲量11.6億噸;[3]

同時還經營著一條跨境天然氣管道、一條地方鐵路和一個液化氣運輸車隊。僅能源一項,廣匯2018年就錄得營收超129億元。

它是中國最大汽車經銷商之一,中國排名第一的乘用車銷售商,中國汽車經銷商中最大的二手車交易代理商,汽車業務覆蓋全國25省、年營收1660億,超越美國最大汽車經銷商AutoNation,體量逼近全球前列。

從娛樂業到房地產,從能源到汽車、石材、物流,在這些具有高度行業壁壘甚至關系國計民生的重大產業領域,廣匯不僅無所不入而且無所不精,幾乎全部做到地區或全國市場第一。

極致的財富擴張速度背后必然伴隨著極致的資本積累手段。

在商業經營和資本運作上,從槍林彈雨中撿回一條命的孫廣信,有著驚人的獵食能力和斬殺魄力。

【“市長在他公司里現場辦公”】

學識,人脈,資本,創業起步期三元素,孫廣信可以說一個都沒有。

轉業后第一份工作,孫廣信代理推銷挖掘機,10個月跋涉十萬多公里,帶著一捆馕一瓶咸菜搭馬車驢車下鄉推銷,最后賣出103臺機器。

這十個月,他掉了十斤肉,穿爛幾雙鞋,賣出了廠商過去5年的總銷量。

干了一段時間后拿到第一筆啟動資金,孫廣信盤下一家檔次頗高的廣東酒家,出入皆顯貴,往來無白丁。

借餐館經營,孫廣信眼觀六路地結識了新疆本地諸多商界人物。幾百上千的餐費說免就免,一來二去,一位石油系統內的朋友給孫廣信牽線,幫他介入石油貿易生意。

新疆的石油和天然氣就像埋藏地底的黃金之海,儲量位列全國第一。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孫廣信90年代初開始搞石油進出口,適逢塔里木油田探明儲量上億噸大爆發,克拉瑪依、獨山子等老油廠煉化量大增,而中石油、中石化彼時還未對新疆石油企業整合重組。

在這個小煉油廠和貿易公司瘋狂掘金、石油工人“吃千元龍蝦日流水數萬”的窗口期,孫廣信沒有跟著內地精英們去海南炒房、去滬交所建倉。

他帶領17人的公司夜以繼日,第一年實現石油進出口額1000萬美元,次年成交8800萬美元,占當時新疆進出口總額的1/6。

爆發式發家之后,1993年,新疆出現商品房市場。孫廣信趁國家鼓勵私有力量“參與國企改革”的東風,攜大筆資金以低成本兼并二三十家經營不善的國企。

這些國企中有經營半個世紀的拖拉機廠,有關乎大量工人生計的制鞋廠、汽車廠、木工廠。

據報道,其中一些國企被兼并后,廣匯“將原來國企的廠房建筑拆除,在原來土地上進行商品房開發”。[1]由此激發的民怨引發各方震動。

這一切質疑,在孫廣信旋風般崛起為新疆地產之王的征途上只是一道插曲。

烏魯木齊第一高樓霸氣封頂,2/3的新開發住宅打出廣匯品牌,布局短短8年,廣匯就吃下烏市60%的地產市場,坐實西北五省最大房企。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▲烏魯木齊地標·廣匯中天廣場

2010年后,僅在新疆和廣西兩省,廣匯就開發了100多個住宅和商業項目。

緊盯政策風向,入場大舉并購,迅速做大后以壓倒性優勢制霸一方市場。這樣的做大路徑,廣匯在汽車、物流、能源等產業領域反復上演。

2002年,中國商業龍虎榜上突然殺出一個新疆身影,擠進當年《福布斯》中國富豪榜No.3。

此人的神秘低調令天山以東的內地富豪們始料未及,有人稱孫廣信為西北“孫老虎”,有人說烏魯木齊市長都來他公司里現場辦公。[2]

是年4月,廣匯集團宣布進入LNG(液化天然氣)項目,要把新疆的天然氣壓縮液化后,經公路和鐵路運輸供給東部省份。

這項被稱為“民間西氣東輸”的工程,正式拉開了孫廣信在新疆近乎統制一方的LNG能源戰略。

投資15.75億、購入200輛奔馳,打造國內經營規模最大的陸基LNG供應鏈之一;投資150億建設年產5億方天然氣的哈密淖毛湖煤化工項目;投資8億拿下日產140萬方的吉木乃LNG項目……

2010年,廣匯建成全疆首條“疆煤東運”公路專線淖柳公路。2013年廣匯運營的中國到哈薩克天然氣管道跨境供氣。

2016年,廣匯投資108億、全國首條國家批準民企控股的地方資源性鐵路紅淖鐵路驗收通車。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新疆的經濟“英雄”,中哈油氣貿易先鋒,“一帶一路”的領跑者,“疆煤東運火車頭”……

2018年,廣匯成立第30年,躋身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22位,總資產攀至2637.47億,逼近2017年烏魯木齊市全年GDP。

【“廣匯將來交給國家不交給孩子”】

很多人佩服孫廣信魚鷹般的獵富眼光。

“90年代初做石材,當時對這一行業毫不看好,沒想到他后來竟然將石材業務做上市了。后來他又介入房地產,壟斷了烏魯木齊的房地產市場,現在又介入了天然氣和物流業務……”一位接近孫廣信的企業人士向《新財經》感嘆。

每一步都搶在起點、卡在節點、撞上爆發點,每筆掙來的錢都不胡搞,投進下一個最有可能產生巨大溢利的冷門行業,這是新疆首富步步騰飛的商業天賦。

很多人忌憚孫廣信狡黠霸道的行事作風和劍走偏鋒的資本運作。

“不知道孫廣信在生意場上用了什么手段”,“他進入一個行當別人就無路可走”,“我寧愿不要他這種財富,幾年前我就嚴禁下屬企業和廣匯有任何生意上的往來……”

在廣匯崛起路上,從大舉并購國企引發職工抗議,到《新財經》披露的屢屢遭人投訴的廣匯地產質量糾紛等等,千億財富帝國的暗面,曾經是一條被諸多傳聞塑造成讓當地人敢怒不敢言的“霸王龍”。

2018年底,廣匯集團年報顯示合并資產負債達1736億。一波“千億債務壓頂”“廣匯陷入危機”的唱衰襲來,孫廣信繼續發行數十億公司債,似乎沒有任何要停下腳步的跡象。

“你做生意是不是太霸道了一點,何必處處都想壓別人一頭?”《南風窗》記者曾如是質疑孫廣信。

“性格里的東西很難改變,我從小好強,喜歡爭第一,當兵以后更是這樣……新疆這個地方市場容量有限,一個領域不一口吞下一大塊兒就無法發展。廣匯的實力在那里放著,有意做得差一些?那是不可能的!

“你能不能保證,孫廣信掙的每一分錢都是干凈的?”記者追問。

他似有猶豫地回答,正確與錯誤之間的界限有時很模糊,“這可能就是有人說,在中國做事需要藝術的原因。”

黑白、正邪、義利,在當事人與旁觀者看來總是存在迥異的道德視角。

廣匯最為人側目的LNG項目,外界眼中的“壟斷性暴利行業”,在孫廣信這里卻有惠民的實在意義——

項目實現了對油田伴生氣由30%到90%的利用率提升,烏魯木齊部分市民的用氣價格因此從1.34元降到了1.2元以下。

“要賺錢沒錯,可如果這個項目不是于國于民有利,是個金山我也懶得挖……孫廣信沒有見不得人的地方,我也不是沒被調查過,但不要以小人之心瞎說,我是在辦企業,當然要賺錢,而且是堂堂正正地賺錢!”

面對沸沸揚揚的質疑與爭議,孫廣信早年就開始將一些公司股份分給打天下的兄弟,力求淡出媒體和富豪榜。

“這些年來我很少半夜3點以前休息過。”2002年孫廣信曾在接受采訪時直言,企業家是減壽的職業。

裹挾在各種傳聞與傳說之間,這些年,廣匯在扶貧幫困、推動新疆地方經濟發展上投入漸大。

僅2018年,廣匯及合作企業就在和田地區密集投建10家扶貧工廠,全部投產后預計將有超2萬貧困村民就業脫貧。

2018年9月,許家印攜恒大以144.9億拿下廣匯集團40.96%的股權。有了中國首富當二股東,孫廣信愈加簡出,把更多時間用來搞籃球贊助和名家收藏(藏品市場估值數十億)。

新疆“霸王龍”孫廣信:雄踞首富20年,身價30年翻600萬倍

“人一旦超越了養家糊口這個階段,錢的意義就失去了。”

孫廣信曾說,錢于他生不帶來死不帶去,但人生價值需要做企業來實現。他的目標是把廣匯辦成世界一流的企業,“最后交給國家和社會,決不留給自己的孩子”。

參考資料:

[1]《中國三號富豪孫廣信的財富真相》新財經 記者謝九 2003年9月2日

[2]《孫廣信如是說》南風窗 記者郭宇寬 2003年11月

[3] 《新疆廣匯集團: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先行者》經濟觀察報 記者杜遠 2015-11

——END——

圖片均來自網絡

歡迎關注【華商韜略】,識風云人物,讀韜略傳奇。

版權所有,禁止私自轉載!

福彩东方6+1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