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直播答題低調回歸,王思聰帶火,有人曾單場賺103萬 - 區塊網
歡迎光臨區塊網

直播答題低調回歸,王思聰帶火,有人曾單場賺103萬

文 | AI財經社 趙怡然

編 | 鹿鳴


本文由AI財經社原創出品,未經許可,任何渠道、平臺請勿轉載。違者必究。


還記得2018年年初的直播答題熱潮嗎?


當年在微博,首富之子王思聰高調宣布撒錢,每晚獎金10萬,參與直播并答對12道題,即可平分獎金。此后半個月時間,直播答題引發全民狂歡,高峰時單場參與人數超過百萬。有人20分鐘提現4萬多元。還有一名大四女生力克77萬網友,獨攬103萬現金。


如今兩年過去,此前銷聲匿跡的直播答題卻在資本寒冬下悄然回歸。

1月8日,快手推出直播答題活動“快手狀元”,每場發放百萬元現金。而在去年12月,直播答題活動“頭號英雄”上線,除了標配的百萬獎金,還設有全部答題觀眾均可參與的抽獎環節。

直播答題的舊瓶這次裝了什么酒?用戶還會和當年一樣,一擁而入嗎?

直播答題低調回歸,王思聰帶火,有人曾單場賺103萬


全民狂歡


在《經濟觀察報》報道中,2017年圣誕節,360公司創始人周鴻祎正在北海道滑雪,王思聰約他見面,并向其展示一款名為“HQ Trivia”的益智答題軟App,稱“這個很好,你投我吧。”周鴻祎欣然同意。


雖被不少人稱作當代版《開心辭典》和《幸運52》,直播答題相比電視節目,規則更簡單,參與門檻更低,反饋也更直接,加上一秒到賬的真金白銀,能在眾多活動中脫穎而出,成為最受關注、起量最快的那類,并不奇怪。


“當時幾個研究生建個群,一周賺上千元不是問題。”一名曾參與直播答題的用戶說。


除了吸引眾多用戶參與,為獲得珍貴的復活機會,用戶也不惜將相關信息轉發至微博、微信、朋友圈。而這正是無數互聯網人夢寐以求的“裂變生長”。


用戶聚集之處,當然少不了企業混戰。當年除各大直播平臺外,阿里、騰訊、百度、網易、小米等企業也光速入局。憑借花樣百出的撒錢行為吸引關注,繼而一手拉用戶,一手賣廣告,一度風生水起。


以王思聰通過微博宣傳的“沖頂大會”為例,極光大數據顯示,沖頂大會上線不足一個月,安裝數量就達564.51萬,日活躍用戶量突破了381.29萬。易凱資本報告則指出,直播問答的廣告市場規模有望達到50億到80億元級別。

直播答題低調回歸,王思聰帶火,有人曾單場賺103萬


光鮮背后,操作模式卻相當輕盈。有媒體稱,對于本就以直播為業的產品來說,部署直播答題功能最長只需兩周。以外包形式開發,費用僅在20萬到50萬之間。


低調回歸


既是如此兩廂情愿的好活動,為何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就急轉直下?

雖為現象級活動,直播答題從出現起,模式就相當畸形。飛速獲取用戶與流量的背面,是短暫的停留時間和幾乎沒有的用戶粘性及忠誠度。“說直白點,錢停人走。”一名直播答題參與者說。在他看來,參與直播答題,知識與娛樂并非真正目的,獎金才是。平臺是哪家,也無所謂。談付費,完全不可能。

更為嚴峻的挑戰則是“蔥快了不剝皮,蘿卜快了不洗泥”。隨著題目設置不嚴謹、規則不透明、作弊等問題頻繁出現,直播答題最終招致監管部門關注,逐漸銷聲匿跡。


因此重回公眾視線,各平臺明顯謹慎低調了許多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稱,西瓜視頻內部專門形成了一份《安全白皮書》,作為日常工作指導,并單獨設置風控小組負責審核、評估每道題目的準確性,保證主題客觀安全。題目設置也更強調知識性。

從西瓜視頻披露的數據看,雖然風口已過,形式也不再新鮮,直播答題也并非無人問津。最高同時在線人數達114萬。另據媒體稱,某場直播答題20分鐘不到,20萬元瓜分完畢。


而對用戶來說,對于眼下答題給錢、買東西給錢、看新聞給錢、刷視頻也給錢的現狀,完全不必感到受寵若驚。 財新曾援引泰合資本管理合伙人胡文欽觀點稱,2019年流量獲取之難,已經到有錢也不知道往哪花的程度。“2015年,在微信上付費用戶獲客成本幾毛到幾塊,現在已經是幾十塊,個別公司甚至到了三位數。”


這一趨勢似乎不可逆轉,所有人都在尋找新的流量,曾被實踐檢驗的直播答題,或許也正因此得以重現江湖。


直播答題低調回歸,王思聰帶火,有人曾單場賺103萬

福彩东方6+1开奖结果查询